<     返回 德国成新移民福地,高学历人才备受德国青睐

2018-01-03 17:12:07 395

德国法人签证

P先生德国人法人签证


签证办理时间:

2017年09月05日 正式签约办理
2017年09月25日 在德国办理公司注册手续
2017年11月07日 向大使馆递交资料并面试
2017年11月22日 获得签证


客户概况:

P先生在中国某高校任供应链管理副教授,在医疗和供应链领域有较多资源。由于将满45周岁,为避免一次性缴纳德国养老保险,需尽快准备材料,申请法人签证。由于时间紧张,我们建议P先生亲自去德国办理公司注册手续,此举可将办理时长缩短1-2个月,最终P先生于11月7日向大使馆递交资料并面试,从签约到准备资料到递交申请仅用时约两个月。

P先生11月22日获得德国法人签证,审批过程仅耗时15天,甚至比某些商务申根签证的审批速度还要快。回顾P先生的个人情况,我们发现其副教授的身份为其申请签证“加分”不少。从侧面也可以看出,高学历、高素质人才受德国欢迎。

德国劳动力市场研究员研究发现,在德国年龄15岁至65岁的新移民中,43%的人拥有技师、大学或者技校毕业证书,比2000年增加了一倍。但是在同等年龄段的德国人中,拥有同样教育和技能水平的人只占26%。

由于移民德国的中国人大多是高素质人才,因此华人在德国相比于土耳其籍和来自中东地区的移民更受德国民众欢迎。随着中德两国在政治和经济层面日益增多的交流,德国人对于中国的了解也更加接近事实。


下面分享一篇文章,让我们了解一下德国人对于高素质人才的态度

《是什么让人尊重大学教授?》
作者:嵇少丞

本人曾于1998-1999作为洪堡学者在德国度过一年的教授学术假,所在的国立研究所在我办公室的门上写着“Herr Prof. Dr. Shaocheng Ji”(嵇少丞博士教授先生)。每次旅行,秘书给我买好的飞机票、火车票上我的名字之前也印明“Herr Prof. Dr. ”,如此“不厌其烦”标明头衔,德国人对教授的尊敬由此可见一斑。

欧元之前的德国马克上印着德国历史上著名科学家而不是政治家的的头像。在德国大小城市中,用科学家、文学家、哲学家、音乐家名字命名的街道和公园比比皆是。德国前总理科尔说过,“我们德国人对大学教授的尊重远远超过对商业巨子、银行家和内阁部长,这就是我们的希望所在” 。

德国人为何对大学教授如此尊重和尊敬?
我认为这是两个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一是教授们用他们的实际业绩赢得了民众的尊重和尊敬,二是民众从教授们创造的科学技术和文化艺术的成果中享受到实际的利益。 

德国历史上出过莱布尼茨、康德、黑格尔、费希特、费尔巴哈、叔本华、尼采、马克思、柯亨、那托尔普、卡西尔、文德尔班、卡尔纳普、胡塞尔、海德格尔、马尔库塞、弗罗姆等伟大哲学家;产生过马克思、拉萨尔、伯恩斯坦、考茨基等著名思想家。

德国产生了像欧姆、赫尔姆霍茨、提出热力学第一定律的克劳修斯、伦琴(X射线发现者)、狄塞尔(柴油机发明者)等著名物理学家;它哺育了热力学与现代物理学大师普朗克,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两个物理学家之一爱因斯坦(另一个是牛顿)、上世纪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玻恩(量子力学大师)、海森堡格(量子力学的重要人物),拥有平炉炼钢发明者西门子等才能超群的发明家;德国还产生了一大批数学家,其中最著名的有人类四大数学家的“数学王子”:近代数学的奠基人之一高斯;微积分创始人莱布尼茨,哥德巴赫猜想的提出者哥德巴赫;椭圆函数创造人之一雅可比;能析数论的创始人狄利克雷;成就众多的黎曼几何创始人黎曼,数学巨人希尔伯特等。

德国也有过许多伟大天文学家,如天体力学的奠基人、17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开普勒,星云假说的提出者、哲学家康德,现代理论天体物理学之文之一史瓦西等。德国还是世界化学王国,先后拥有一大批世界级的化学家,如经典化学大师、大学化学实验室先驱李比希,光化学巨匠本生,生理化学先驱科塞尔。德国在生物学方面也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它诞生了一系列著名生物学家,如比较胚胎学之父贝生、细胞学说创始人之一施旺、细胞病理学之父微耳和细菌学奠基人之一科赫。德国拥有几乎所有世界最重要的地理学家、如近代自然地理学气候学、植物地理学)之父亚历山大·洪堡,矿物学之父阿格里科、大陆漂移假说的创立者魏格纳、政治地理学大师卡尔·豪斯孟费尔。德国还有世界最伟大的心理学家,如心理学大师冯特,人格心理学大家凯伦霍妮,格式塔学派鼻祖韦特墨、考夫卡、苛勒和勒温。

德国也有引以为自豪的文学巨匠,例如,大诗人歌德、戏剧家席勒、浪漫主义诗人海涅、童话大王格林兄弟、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亨利希曼。德国是世界著名的音乐王国。世界音乐发展史上好几个代表人物都是德国人,例如古典音乐大师贝多芬、巴赫等,德国出现了光照世界的大画家如丢勒和贺尔拜。 

德国柏林市的洪堡大学(1949年前叫柏林大学),一个学校就有29位诺贝尔奖得主。可是,一个人口众多、高呼创建世界一流大学许多年的大国至今依然没有一位诺贝尔奖得主。

1864年到1869年,世界生理学的100项重大发现,德意志民族占其中89项;1855年到1870年,德意志民族取得136项电学、光学、热力学的重大发明,英法两国合计为91项;到 1869年止,德意志民族取得了33项医学发明,英法两国合计29项。

德国的教授为世界文明作出如此巨大的贡献,怎能不被他们的国人尊重和尊敬呢?    
有学者认为,德国之所以在学术和思想界名人辈出,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德国很早建立了完善的大学教育系统。早在19世纪初,普鲁士教育大臣——威廉·冯·洪堡 (后人称他为德国现代教育之父) 便厉行教育改革。洪堡按裴斯泰洛齐的自然本性发展个人的天赋和力量的教育思想改组普鲁士公立学校。他把柏林大学(1949年改名为洪堡大学)建成科研自由和教学自由的大学,使之成为各德国大学效法的榜样。洪堡从大学是从事纯科学的机构这一核心观念出发,认为大学的组织原则应建立在纯科学的观念之上。大学的研究并非对实用的、专门性科学知识的研究,以实用为目的的职业教育和高等技术教育都是片面的畸形的教育,于人格发展并无多大裨益,只有那些“纯粹科学”才能使人心智得到完整的训练,才能教会人们去进行自动的、创造性的思考,去进行符合道德原则的行动。

根据洪堡的理念,大学的基本特征有二:寂寞(独立)和自由。大学全部的外在组织即以这两特征为依据。大学的寂寞意味着不为政治、经济社会利益所左右,一定与之保持距离,强调大学在管理和学术上的自主性。在洪堡看来,自由与寂寞是相互关联、相互依存的,没有寂寞(独立)就没有自由。应用洪堡的教育理念,德国的大学造就了一批又一批英才。